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联合阿萨德打击IS是条死胡同

2017年12月18日 07:00   官网:杭州楚尚激光技术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联合阿萨德打击IS是条死胡同,小组赛中与陈超对决的是军人歌手孙江枫,面对陈超的强势勇者挑战,站在智者答题台上的孙江枫倍感压力:“赛程过半后,说实话有点压力了,因为我觉得这个陈超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两人互换场地,陈超以智者问答接受孙江枫勇者挑战,又以连续答对12题的超高战绩赢得了胜利。

  本文来自Project Syndicate 原标题:The Assad Dead End

  文/伯纳德·亨利·列维

  巴黎——忘记原则和道德。忘记、抑或尽量忘记因为选择暴力应对叙利亚人民的和平起义,25万人的死亡必须由巴沙尔·阿萨德直接或间接负责。姑且不论阿萨德部队迄今为止造成的平民死亡10至15倍于伊斯兰国,但叙利亚独裁者无形的杀戮却在后者恐怖的死刑录像面前黯然失色。但即便你能无视这样的想法,假定以阿萨德“取代”伊斯兰国的叙利亚政策根本是行不通的。

  归根结底阿萨德是伊斯兰国当前野蛮行为的实际释放者:2011年5月,他从狱中释放了数百名伊斯兰激进分子,迅速为当时新生的恐怖组织提供了战士和领袖。之后他有条不紊地炮轰温和派叛军阵地,同时却同样有条不紊地放过了伊斯兰国在拉卡的大本营。之后,在2014年年中,他允许伊斯兰国的伊拉克分支将叙利亚东部当作避难所。

  换句话讲,是阿萨德一手炮制了他现在假装想打的怪物。这对潜在的盟友来讲难道没有一点过分之处?与阿萨德合作究竟能否为假想中的共同努力打下坚实的基础?

  关键在于阿萨德没有取胜的意愿。这个现在自命为文明对抗伊斯兰国最后一道屏障的人最不愿意看到恐怖组织被消灭的结果。

  毕竟,就算水平再差,有没有棋手故意牺牲自己最有力的棋子?有没有人撕碎自己的保险单?难道我们真的认为阿萨德及其亲信都愚蠢到看不透自己的政治生命与伊斯兰国联在一起,看不透他们的命运取决于能否守住大门,不让外界攻打伊斯兰国?

  与阿萨德合作的倡导者们承认“当然不”。“但我们可以分两步走。先击败伊斯兰国再对付阿萨德。”

  但这种方法也低估了独裁者。更糟的是,它没有意识到政治有其自身的逻辑,或者至少也有其自身的推动因素。想和阿萨德合作的魔法师的学徒似乎没有认识到一旦时机来临,他们极有可能很难与阿萨德拉开距离,因为这个曾经的盟友在分享胜利果实的时刻丝毫不会害羞。结果是圣战主义会卷土重来,尽管这一次可能会以不同的面目。

  “巴沙尔·阿萨德就是叙利亚政府”,同样这些人说。“我们决不能犯推翻政府的致命错误。”但这种说法根本不成立。国家已经失败了:阿萨德只控制着叙利亚领土的五分之一,其余五分之四永远不会心甘情愿地重新接受其可怕的掌控。如果阿萨德政权最终胜出,叙利亚民众将继续成群结队逃往土耳其、黎巴嫩和欧洲。

  事实上,阿萨德政权根本不在乎这个伪政府,就像拉卡附近塔布卡所发生的那样,它将在控制区域外被捕的士兵弃之不顾。无论其在克里姆林宫和其他地方的朋友怎么说,叙利亚社会党的叙利亚已经入土。没有任何一种军事错觉可以让其复活。

  但这样的现实所谓的现实主义者却拒绝接受。就像必须与斯大林结盟才能打败希特勒一样,他们声称,我们也不应该害怕同阿萨德合作消灭伊斯兰国。的确,圣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法西斯主义,其计划、理念和对纯粹的狂热可以和纳粹相抗衡。20年前第一批做出上述比较的人当中就有我。

  但对比这两种现象背后的力量、或提出面对摩苏尔和巴尔米拉的屠夫,民主国家面临与纳粹德国类似的战略挑战十分荒谬。只有政治上不负责任且总爱胡乱比喻的人才有可能实现这样的历史跨越。

  毫无疑问:伊斯兰国的确强大。但它还没有强大到让自己的对手只能采取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对策。

  西方必须决定该怎么做。上周举行的维也纳和谈后——此次和谈汇集了美国、俄罗斯、伊朗、中国、埃及、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湾国家、约旦、黎巴嫩和主要欧盟成员国——解决问题的难度越来越大。我们应该装备余下的自由叙利亚军?还是应该与少数几个手上没有沾血的阿拉维派领导人打交道?抑或我们应该选择早期流亡的阿萨德派成员,因为他们没有参与过大屠杀?

  或许还有时间在中立地点集合某些原有的叙利亚元素。或者这次需要更激进的解决方案,就像二战后在德国和日本实行的那样。

  所有这些方案都还可能,但可能性却越来越小。其中没有一个需要巴沙尔·阿萨德。

  翻译:Xu Binbin

  伯纳德·亨利·列维,“新贵哲学家运动”创始人之一。其著作包括停留在黑暗时代:反对新野蛮主义立场。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5.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被称为“世界上最具智慧的专栏”,作者来自全球顶级经济学者、诺奖得主、政界领袖,主题包括全球政治、经济、科学与文化塑造者的观点,为全球读者提供来自全球最高端的原创文章、最具深度的评论,为解读“变动中的世界”提供帮助。)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精灵王座》是薛之谦首次为动画电影献声,他坦言自己是个动画迷,“小时候在看的同时我总发现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做不出这么好的动画片,我一直是有一个期许。”

  内心是很难接受:我怎么会不对?我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要批评我?等等不够自信,甚至自卑、自弱,一种我弱我有理的姿态,不能直面错误,无法敞开胸怀接受更多建议。

  《X特遣队》的北美公映档期已选定在8月5日,补拍应该不会影响到上映计划。影片汇集了威尔-史密斯、玛歌特-罗比、杰瑞德-莱托、杰-科特尼等影星联袂主演,“蝙蝠侠”本-阿弗莱克也会在片中客串亮相。

  近日,金星就在自己的节目《金星秀》曝出她成名前的“黑历史”,称萨顶顶连姓名和名族都可以改变,明明是山东大妞,居然穿起少数民族服装,唱起少数民族的歌:“采访的时候还说自己有这个民族的血统,还有那个民族的血统,我当时一听就愣住了,仔细一看,那不就是半夜翻墙来找我的那个山东大妞吗!”

标签:联合阿萨德打击IS是条死胡同

责任编辑:曹僖公姬夷